往期阅读
当前版: A1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秋时节忆打鱼

□余春明

  快中秋节了,我想起了童年时家乡的打鱼来。 

  打鱼,即捕鱼。那时候,家乡很重视中秋节,过得很隆重。中秋那天的上午,家里有网的男人都参加打鱼。手艺高的会扎筏子,将筏子撑到池塘中央打;其他人就站在岸边打手网。一口面积大约两三亩的池塘有十几条网在捕捞,每个打网的人还带着小孩捡鱼,加上其他看热闹的小孩,如果谁捕上一条大鱼,必定会一片欢呼,好不热闹。 

  筏子由三只完好无损的木澡盆和两扇门板(有的是一扇门板、一架楼梯)组成,扎法很有讲究。先将两块门板放在水面,呈丁字状摆好,再用绳索将其紧紧捆住,然后在“丁”字的三方分别放上一只澡盆;澡盆底朝上,中间不得进水,保持充足的空气,才会浮力大。筏子搭好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用得来,需要掌握一定的要领。人要站在筏子的中央,才能保持平衡,特别是捕鱼时,要会把握节奏,顺势撒开网。不比在岸上,如果用力太大,弄不好人和网会一起掉进水里,那就危险了。 

  利用筏子捕鱼,没有远近的限制,岸上甩不到的地方,把筏子撑过去就行,因此,捕到的鱼比岸上打手网的要多很多。我们村里除了细叔会打筏子,还有两三个人,记得有一年中秋节,在门前的下中塘捕鱼,细叔拔了头筹。细叔将打到的鱼都装在一个网袋里,放在水中,挂在筏子的楼梯档上。上岸时,从水里拖着弄起来,一秤足足一百二十斤。 

  说起分鱼也蛮有味道。鱼有种类不同,还有大小之分。鲩鱼鲤鱼是“大花”,胖头鲢子差一些,谁得大谁得小,不好分配,弄不好还会有纠纷。不过小队领导有办法,他们在操场上,先按鱼的大小品种不同大致根据户口的数量搭配好,一堆堆地摆了二十几堆。鱼儿堆在一起,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银光,让我们这些小馋鬼直流口水。然后开始分配,怎么分,既不是抓阄,也不是随意拿,而是有点舞台上唱戏的味道。需要两个人,一个在幕前(放鱼的操场上),一个在幕后(或在屋内,或在墙壁的背面),幕前的人指着某一堆鱼喊:“这是哪个的呀?”幕后的人根据手上的名册乱点鸳鸯谱,回应道:“张三的。”分鱼的都在旁边候着,点到自己的名字就左瞅瞅右瞅瞅,见比其他堆中的鱼好,会眉开眼笑,乐呵呵地把鱼装进篮里,旁边的人也很羡慕;要是分的鱼不怎么好,只能自认倒霉,没有怨言。直到幕后的人报完了所有户主名字时,操场上的鱼也分光了。 

  鱼还有“家”“野”之分,家鱼是集体花钱买“鱼苗”放在池塘里的。野鱼不需放养,池塘里自然有。野鱼可以随意捕,无须交公,但野鱼个头小,网是捕不上来的,村民另有办法抓。打鱼时,无网的男人,甚至还有女人和小孩就会在池塘的边沿平坦处抓小鱼。池塘中央有网在捕,野鱼自然就躲到了边沿,谁知边沿也非安全之处。人们有的用“鱼罩”罩,鱼罩用竹子做成,类似鸡罩。罩住一块水域后就用手从上伸进罩里面摸,鱼一旦被罩住,难于逃命。有的用“侵网”赶,“侵网”也是网,四周用竹竿固定网布,只留一面,左手抓住放入水里,右手持驱赶鱼的竹子,由远处往网里赶,然后迅速提出水面,小鱼就在网中了。还有的用“虾耕”(一种有网布做成形同鱼篼的捕鱼工具,有长竹柄)由较远的地方往边沿“耕”,鱼自然会落进鱼篼中。没有工具的人,就打赤膊俯下身用双手摸,收获也不少。我也尝试过,最难摸的就是鲶鱼,双手基本抓住了,谁知一使劲,就滑了出去,让它逃之夭夭。不过,要是抓到几条蛮大的鳜鱼,那可是兴奋得几天都睡不着觉。 

  有了鱼,中秋节的餐桌上添色不少,午餐和晚餐时家家飘出的鱼香味,弥漫在山村的空气中,让喜庆的气氛顿时浓了起来。这香味直到如今还飘荡在我记忆深处,每逢佳节都会想起,让我垂涎欲滴。 

  遗憾的是,家乡的青壮年基本外出打工,池塘大一点的承包到私人,小的基本成了荒塘。承包者捕鱼用的是丝网和划盆,要吃鱼就直接找他们买。再也见不到那种热闹的捕鱼和分鱼场景了,除非是在梦里……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早读
   第A3版:城事
   第A4版:城事
   第A5版:城事
   第A6版:民声
   第A7版:万象
   第A8版:专版
   第A10版:文化周刊
   第A11版:影像
   第A12版:浔阳楼
   第A13版:方志
   第A14版:家庭
   第A15版:家庭
   第A16版:专题报道
无法拒绝的美丽与清纯
中秋时节忆打鱼
五彩缤纷公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