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A1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五彩缤纷公路梦

□陈龙

  一块治不好的伤疤,烙在父亲的腿上。耐不住我的好奇心,父亲才告诉我,伤疤是从家乡到彭泽夜间赶路时不慎碰到了路旁的石头,又没有得到及时医治留下的。 

  那是1978年冬天,我大堂哥在彭泽出生,父亲陪着奶奶前往探望。那时交通不便,天蒙蒙亮,就要启程步行赶路,在早上八点前要赶到今天的桐城市卅铺镇,等候桐城到安庆的班车,在安庆汽车站熬一宿,第二天转安庆至东至的轮渡,入东至县境后,再转乘手扶拖拉机,行至江西省彭泽县马当镇,再连夜步行至东升乡。 

  我很难想象,父亲在身体受伤的情况下,是如何马不停蹄地奔波,克服一个个困难赶到堂哥家里的。在我年少的回忆里,父亲永远是高大而消瘦的形象。 

  真正让我感受到往返家乡和彭泽之间的艰辛和疲惫的,是在1998年夏。那年我9岁,第一次去彭泽。清晨出发,赶到县里汽车站,坐上直达彭泽的中巴车。公路的路况并不好,全程都是石子路,坑坑洼洼,异常颠簸,所以车开得很慢。行至望江,转轮渡,入马当,最后到达彭泽县城已接近傍晚了。虽然长途旅程中第一次看长江很是开心,但再高涨的兴奋劲也难抵这一路颠簸带来的倦意,到叔叔家后我立刻倒头大睡。后来,我再也不愿意跟父亲去彭泽了,因为那时的我觉得,实在是太远太累太折腾了。父亲却是一脸的喜悦,在他心目中,道路交通状况相对于20年前来说,一天内能够直达彭泽,已实属非常快捷便利了。 

  大学毕业后,工作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漂泊于城市之间。病中的父亲时刻关注着我的动向,让母亲告知我,网上有九江公路系统招考的消息,而报考工作岗位就在彭泽县马当镇。我蓦然心动,似乎在瞬间明白了父亲的情怀。我毅然决定舍弃大城市万家灯火的精彩,积极备考。半年后,我梦想成真,成为一名光荣的公路人。母亲来电说,父亲得知消息后,喜悦的泪水溢满眼眶。自此,我与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准备出发,全程235公里,大约需要2小时45分,请沿当前道路继续行驶99公里……” 

  迎着初升的朝阳,朝着故乡的方向,伴随着汽车导航的提示语,我又一次踏上了回乡之旅。 

  此时此刻,距离我第一次来到彭泽刚好20年,我从没想过现如今往返家乡与彭泽之间竟能如此便捷,甚至我每月往返一次都全然不觉得疲乏。当初来彭泽的那种煎熬,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享受。高度发达的公路网,让我每次出行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导航系统。我不禁感慨,同样的一条路,现在只需不足3小时的行车时间,而在40年前,却要花上两三天时间,恐怕在那个年代是不敢想象的吧! 

  城市之间的交通在变,乡村的道路同样在变,“村村通”工程的全面竣工,彻底破除了偏僻乡村“出行难”的困境,距离拉近了,地球变小了,效率更高了,亲朋的联系更紧密了。路,也给我们带来了幸福安康和希望,一批又一批的乡村人走进了城里,实现了梦想。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走进公路,我骄傲于公路事业取得的辉煌成绩,我惊讶于公路人的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在我的身旁,无数公路人心怀天下,情系民生,愿做一颗铺路石,将自己的年轮铺洒在这平坦的大道上。每一条“畅、安、舒、美”的公路背后,都浸透着无数的公路人的汗水、智慧和心血。构筑了五彩缤纷的公路梦。 

  每每行驶在这通畅、安全、舒适、美丽的公路上,心情特别愉悦,新建的公路,便捷的交通,沿途的美景,无声地诉说着改革开放以来公路交通的沧桑巨变,让我感慨万千。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早读
   第A3版:城事
   第A4版:城事
   第A5版:城事
   第A6版:民声
   第A7版:万象
   第A8版:专版
   第A10版:文化周刊
   第A11版:影像
   第A12版:浔阳楼
   第A13版:方志
   第A14版:家庭
   第A15版:家庭
   第A16版:专题报道
无法拒绝的美丽与清纯
中秋时节忆打鱼
五彩缤纷公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