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带雨云埋十面山

——清“咸丰之乱”中的上十岭
  □ 洪应龙

  这些年不少蜗居钢筋水泥笼子里的城里人,把国家森林公园——彭泽上十岭当成了后花园。节假日呼朋引伴来这里吸氧、度假。有的来自邻省邻县,有的来自遥远的大上海。他们热爱这里的生态环境,也对上十岭历史感兴趣,“博街”、“六邑会馆”就是他们谈论的话题。尤其对大清“咸丰之乱”中远离战火中心,瓷茶古道上号称“小南京”的上十岭,如何被推上风口浪尖,人口惨遭屠灭,村庄沦为废墟不理解,乃至困惑。为更好对外宣传上十岭,垦殖场党委发起,彭泽作协策划了这次“走进上十岭”采风活动。

  上十岭位于彭泽县城东南,与安徽东至接壤。场部距县城路况好的情况下,不足一小时车程。民国时属陶然乡,后改永安乡。新中国成立后成立国营垦殖场至今。现有33个自然村,600余户,3000余人口。大多为清末民初老移民和新中国成立后来自五省九县的新移民。境内有猪头岭、风车岭、娘娘岭、犁头岭等名岭十座,峰峦如画、群岭叠翠。岭与岭之间是一条狭长的山垄,嵌着田园和民居。近百平方公里的总面积,除了森林还是森林。森林公园内有植物1005种,光连片槠树就有2800亩。百年古木随处可见,凡挂牌者都有300年以上树龄。周家废墟上四人合抱的古银杏就是南宋时期的孑遗。上十岭人妙手著文章,用辛劳和汗水把上十岭建成了名副其实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它的生态美早已闻名遐迩。

  时光上溯到公元622年。唐王朝调整江南行政区划,在彭泽县方湖畔的黄土岭新建浩州,下辖都昌、乐城、波阳、彭泽四县。将东晋时彭泽老县衙从湖口小凰山迁至州治为附郭县。修通州衙到景德镇的驿路,史称饶州古道。一时皖、苏、浙商人联袂而至,他们将景德镇的瓷器,浮梁和安徽至德的新茶,浩山的生漆源源不断运到浩州方湖码头,然后通过水路销往全国。后世又称这条驿道为瓷茶古道。唐代诗人白居易长篇叙事诗《琵琶行》中有诗句:“夜来江口守空船”,其中江口相传就是方湖。诗中京城琵琶女的丈夫有可能是徽商,也可能是苏、浙商人。他去浮梁贩茶走的就是这条古道。瓷茶古道在上十岭境内蜿蜒一百余里。如果把这条古道比做一根绳子,那么这根绳上有三个结,两端两个结是景德镇和浩州古城,中间那个结就是上十岭。担当货物中转的上十岭,当时人烟辐辏,商贾云集,全盛时人口逾万,繁华远过县城,志书称“小南京”。代表娱乐业的赌博一条街——“博街”;由六县组成的商务中心——“六邑会馆”,就是当年兴旺的见证。如今仅存遗址。

  上十岭是江南一方富庶之地,是瓷茶古道上一颗最耀眼的明珠。这里为官的钟鸣鼎食,经商的金银百斗。官绅大户都养了家丁看家护院。每有风吹草动,还要裹胁百姓保护他们的财产和人口安全。历史上朝代更替,外祸内乱虽不时影响上十岭,但上十岭跌跌撞撞一路走来,从未伤筋动骨,然而最终却逃不过大清“咸丰之乱”那一劫。

  走访中,提起同治二年太平军溃兵在上十岭的那场大屠杀,土著村民心中依然有挥之不去的阴影,对祖上当年能侥幸逃脱感到庆幸。众口一词,都说“长毛”是报断崖一箭之仇。《彭泽县志》载:“咸丰四年(1854年)至同治二年(1863年)太平军在本县建立政权,设官治事。”当时长江水道经常遭到扼守鄱阳湖的清军袭扰,要与上游城市的太平军保持联系,必须打通瓷茶古道,直出饶州。但是彭鄱边界有一股联合地方武装占据上十岭,人数不多,据险抵抗,力量不可小觑。太平军将领黄文金决定带领一支500人的轻骑兵,夜袭上十岭。这边官绅地主早得到谍报。他们认为凭手中临时凑合的散兵游勇与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太平军交手,无异以卵击石。不过,太平军地形不熟,又是夜袭,还是想赌一把。县城通往上十岭要经过坞深涧陡、山道蜿蜒、森林茂密的项家山,项家山接近上十岭途中有一处断崖,崖下是万丈深谷。他们驱赶百姓在山中修了一条羊肠小道直通断崖,并在崖上悬空造了一座亭子,企图把太平军引向深谷。阴谋的结果是他们得逞了。手头有十五年前7月29日晚报《江州史话》栏目发表的一篇题为《太平军魂断断崖》的文章,说的就是这段公案。下面摘录一段:

  “太平军星夜出发。天公不作美,刚才还繁星满天,转眼乌云密布。终因夜太黑,来到山脚不得不停下休整。稍事休息后队伍燃起松明,呐喊着向上攀登。山太陡,林子又密,一个钟点才行五里。头领急了,下死命令,午夜前要接近目标。一面命令后面的骑兵鞭抽前面的马腿,速度果然快了一倍。谁也没注意到断崖正在前面向他们张开血盆大口。马队挨挨挤挤好容易到了断崖,一阵山风吹灭了松明,前面骑兵进入了亭子来不及报告险情,便连人带马坠入了深谷。后面的马头又紧咬前面的马尾,几百人的队伍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头领一人生还,几乎全军覆没。”

  太平军不幸遭暗算,首战失利,错失了与上游城市太平军联系的有利时机,使彭鄱边界的地方武装得以喘息,打通瓷茶古道,直出饶州的计划也最终搁浅。

  同治二年,形势逆转,清军从鄱阳湖回援彭泽,知县赵宗耀集合乡勇,配合清军打败了襄王刘官芳部和黄文金部,收复县城。黄文金带领溃兵向饶州方问逃窜。黄文金发誓要报当年一箭之仇,血洗上十岭。溃兵披头散发,以人血涂面,十分恐怖,人称“长毛”。地方武装闻风遁逃。溃兵在上十岭前后十天,对老百姓实施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90%的村庄沦为废墟。

  燕窝村村民姓王,他们的祖先曾是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部将,大明建国后朱元璋封其为白马将军。江西在安徽的一块飞地,就是当年朱元璋赐给白马将军的封地。这块飞地至今仍归江西管辖。那次屠村,燕窝村仅几人幸存。相传该村嘉庆年间不少于50户,现仅16户,70余口,还包括光绪和民国年间从河南和安徽迁来的移民。年轻的村民组长指着不远处的山岗告诉我,那里叫“乱葬岗”,埋了上千具尸体,是劫后上十岭所有活着的人共同掩埋的,每当阴雨天就听见鬼哭,岗下阴风阵阵,直到现在,没有人敢独自从那里经过。

  上十岭宋村边上有一方水塘,人称“杀人塘”。当年溃兵屠村把老百姓赶下水塘,然后尽数斩杀。死人堆满了水塘,血水溢出染红了数里渠沟,尸体腐烂恶臭数月。老百姓都说除了后来的日本鬼子,历史上没有这样残忍的军队。

  太平军进入上十岭也并非一帆风顺,在宋家庄就遭遇了顽强抵抗。

  说起宋家庄村民抵抗太平军不得不提到一个人,至今人们都说他是英雄。

  宋家庄是上十岭一个风景秀丽的古村,村民尚武,清朝咸丰年间村里出了个武举人,因溃兵屠村,宗谱毁于战火,他真名和生年不详。都叫他宋武。相传,这个宋武功夫十分了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他力大无比,三百多斤的石锁能单手举过头顶,当年竞争前三名举人,竟将一只千斤石兽双手托起来绕场走一圈。场外围观者一片喝彩。不是太平军攻城掠地断了交通,他非要上京城夺个武状元不可。

  宋武渴望驰骋疆场,他投在湖广总督旗下,却遭到湖人和湘人排挤,军中都叫他江西蛮子。担任小头目也都是两湖人。家中来信说双亲卧病,妻将临盆,要他从速还乡。宋武想与其军中不能建功,还不如回乡立业。于是脱了军籍,又回到上十岭。

  宋家庄座落在瓷茶古道一侧,历代兵灾匪祸首当其冲。太平军占领了县城,上十岭沦陷是迟早的事。冷兵器时代防兵匪靠碉楼和高墙,宋武带领本姓弟子就山伐木取石,修碉楼,筑围墙。宋家庄原本聚族而居,如今有碉楼和长城般结实的围墙,简直固若金汤。太平军果然夜袭上十岭。没想到首战失利。也许上十岭水太深,太平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许形势发生了变化,瓷茶古道对他们没有那么重要,自那以后太平军再没来过上十岭。第二年太平军忙于在县城开科取士,广纳贤才。宋武认为从此江山鼎革,就有一股英雄气在胸中激荡。他决定应试,重圆武状元梦。双亲百般阻拦才没成行。不久,中兴名将彭玉麟率领一支清军活动于彭泽和湖口边界的武山一带,发布告示,凡参加伪朝科考的一律按附逆论处。宋武才感到后怕,因为附逆要祸及全家。湘军和太平军几次较量之后,清军逐渐占了上方,势力此消彼长。同治二年,县城光复。太平军将领黄文金率残部窜向饶州古道,一路烟尘滚滚。

  那天,宋武小儿子周岁,摆酒席宴请亲友和乡邻。才开席,族长七公家的长工气喘吁吁跑进来说:“东家,不好了,‘长毛’到了娘娘岭!”七公见过大世面,说:“慌么事,哪一代不过兵,多给些银子就是!”长工说:“‘长毛’杀人杀红了眼,项家八个村子烧成了瓦砾,都血流成河,一片无头尸体。”七公才浑身颤悚,要宋武给大家拿主意。宋武说:“娘娘岭到宋家庄至少要一炷香,有功夫的年轻人留下守庄子,其余人都躲到后山去!”

  七公担心“长毛”人多,几十个人不够塞牙缝。宋武认为宋家庄易守难攻,只要守住碉楼,对方就无可奈何。

  散席后村人按计划撤离。宋武要在弓箭上做文章,家中藏箭不多,多日前他从山上背回几捆芒杆,每根截成两尺五寸,一端削尖,必要时当箭使。

  大约一炷香工夫,“长毛”果然像潮水一样向宋家庄涌来。碉楼几十步外一片黑压压的人头。第一拨半数人抢攻碉楼,宋武和一帮年轻人站在楼上张弓搭箭,兵来射兵,将来射将。对方应声倒地,百发百中。箭射完了,宋武改用芒杆。别看普通芒杆,到了宋武手上就像铁镞一样锋利,支支贯穿咽喉。瞬间楼下又倒下一片尸体。“长毛”知道遇上了高人,一声唿哨,像潮水一样退出村外。宋家庄人自认为躲过了一劫,没料到半夜“长毛”忽然呼啸而至。他们白天吃了亏,晚上改用火攻。霎时墙内浓烟滚滚,村巷中鸡飞狗跳、猪奔牛突。人们都吓傻了。宋武知道在劫难逃。白天抵抗“长毛”那班人都是宋武的弟子,索性敞开大门,带领他们以一当十与“长毛”厮杀,掩护村民突围。“长毛”屠村泄愤,不论老幼,见人就砍。除了极少数人跟在宋武后面逃出了村子,其余人不是丧生火海就是死于“长毛”的刀下。“长毛”也伤亡过半,宋武直杀得精疲力竭。都说他是气绝身亡才被“长毛”斩首的。大劫后清点人数,一个烟村百户的宋家庄仅存五户,史称五家庄。后来为了纪念宋武,又将村名改成武家庄。

  一百八十多年过去,上十岭当年那些无辜者的尸骨早已化成了泥土,“千人塚”、“杀人塘”也成了久远的传说。只有宋武练武的那只石锁还在,依然向我们诉说史上“咸丰之乱”上十岭发生的故事。

  “兴亡谁能定,盛衰岂无凭?”作为农民起义的太平军旨在反清灭洋,却视百姓为仇寇,百姓自然把他们当成洪水猛兽。而官绅大户为一己之私暗算太平军,播下仇恨的种子,祸及的却是一方百姓。

  远去了瓷茶古道,当年上十岭“带雨云埋十面山”,那唤不醒的时光终成遥远的记忆。今天,它又以崭新的面貌惊艳于世人——国家森林公园,天然氧吧!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清“咸丰之乱”中的上十岭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早读
   第03版:城事
   第04版:城事
   第05版:文化周刊
   第06版:方志
   第07版:浔阳楼
   第08版:家庭
带雨云埋十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