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月如移越少年

  □ 向真

  2019年的冬天,似乎格外漫长。凤凰阁旁的小桥盛开着静谧的枫叶,并不茂盛,却淡雅得令人心动。每次走过图书馆都会被一阵枫叶的香气萦绕,冷风一吹,让人内心平添了几分柔软。这是落叶在头顶飘扬而过的季节,韩国的秋冬交界之际,总是格外的缠绵且悠长。夕阳的红韵、恰好亮起的街灯,已经冬天了,我却依然穿着秋末时单薄又文艺的绿衣小袄,步履蹒跚的独自踱步在前往图书馆的路上,天蓝色的背包里还有最新的网络专题的论文集……

  这是读大学的第九年,10月末的天气,天空中还飘着一些海风的薄荷清香。韩语考试和论文的中期发表告一段落后,我给自己放了一个短假。和表妹一起徜徉在韩国的边境——济州岛的岛屿边,初秋的天气温暖和煦,彩虹般的光影透过百叶纱窗,轻轻摇曳,甚是好看。盘旋的海鸥,眨眼即逝的飞机,都是盈盈星光的海波过客,甚至海浪的声音,都将消失,唯有守候的灯塔,让骑行漫游岛屿的人,不会迷失方向,绕一圈还能回原点。

  日落时分,我们静静地坐在海边,黄昏就像天使的羽翼,在海面上洒落下淡橙色的余晖。有情侣牵着手在海边漫步,一排排脚印缓慢地印在沙滩上,又被海水慢慢浸染。棉花糖柔香清甜的香气,携裹着少女盈盈心事,百叶窗影出少女绯红脸颊……好久没有这样惬意地看落日了。我看着阳光渐渐西沉,从随身背的小包里取出一个小纸条,放入漂流瓶里,“希望能够如期博士毕业,去心仪的大学工作,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漂流瓶在余晖中渐行渐远。

  我仰头望着那些未央的烟火,在夜空中旁若无人的盛放,又悄无声息地消失。耳边响着人群中喧闹的交谈声,还有风中时间流淌的声音。突然想起朋友曾经说过的话,城市的寂寞不在于人群的喧嚣和灯光烟火的寂寥,而在于人群散开后,是否有倾听你呢喃的人,或者被你想起又被你忘记的回忆。

  这些年,走得太快也太慢,为了梦想,不惜孤军奋战,同龄的同学纷纷成家立业,我还奔走在追梦的路上,不愿停歇。不觉间,已过近十年。暑假回了一趟故乡的母校,心里爱它那安宁的百年香樟树,天空整块被苍羽荫蔽,鸟鸣碎金般地洒下来。男生女生都还是多年前质朴的样子,连同那些夕阳下的旧房子。时间在这里静止,凝成树木年轮上几不可察的一圈。教室窗前的香樟叶子郁郁葱葱,可我的眼睛里仿佛映着花朵从窗前飘落。十五岁的池塘里落着樱花粉色的薄瓣,在微凉的晚风里轻轻泊着一瞬。这棵树,正对着那些年我所坐过的教室窗前。班主任在每周例行的班会上,讲一个个成功人士的例子,比如北京大学的老师来我们学校招聘特优生,比如他曾带过的学生已经顺利考到师范类大学的硕士。慷慨激昂的发言总是让我一度飞跃在理想的跑道上,梦想着未来的无限可能。

  或许是那个闪闪发光的人还在指引着我向前走,每日清晨的豆浆能唤醒内心深处的斗志,毫无条件给予爱与信赖的家人,高考倒计时365天之时,班主任把教室后面的黑板空了出来,每个同学写下自己的感言。我写的是: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小小的字还略显稚嫩,却是我隐隐下的决心。

  高中的时候,去过小城的书店,最远不过南山,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的一生,平凡却又真实。跨过高中这道门槛,去了大学,去了更大的城市,才发现这个学校那么小,无法承载我们的一生。我如傲娇的云雀,欢叫、翱翔,颇有几分“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雄心壮志。大学打开了认识世界的另一扇窗,成绩排位不再是每个同学的目标,而是有人考证,有人兼职,有人恋爱。想法多了,纯粹便没了,即使是我,也回不到以前的专注。

  曾经无数次铆足劲想逃离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推移,才发现家乡不仅是一个地方,更是心中的避风港。外面的世界再繁华热闹,也不如家里温馨舒适。外面的世界再绚丽多彩,也不如家里真诚安全。我知道我不会永远留在家里,但我知道它一直住在我心里,如影随形,从未离开。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七年,只是恍惚,硕士毕业,我无可选择,回家,蜗在家顶层的木阁楼里,我无意中翻到一本略显陈旧的同学录,拂去封皮的灰尘,仿佛回到了高中,每个同学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纯真的笑容。“记忆中想起你时,是在那个被人寄语的黑色高三。总是想起你沉默的写题,淡蓝色的衣服让人看着很安静。”逝去的总是怀念,怀念时就在逝去。

  蜗居是短暂的停留,2018年9月,怀着梦想,我远赴异国他乡。临行前,母亲把我的行李箱收了又收,问我照片带了吗?异国的超市有棉絮吗?奶奶带我去庙里请了一串佛珠,嘱咐我要时刻戴在身上,说是护佑我平安。父母和弟弟一路将我送到上海的机场,过边检时,弟弟将心爱的耳机送给我,叮嘱我不要再粗心大意。我将手挥了又挥,看着父母的身影,慢慢变小,任由泪水打湿了眼眶。我靠在飞机窗边,看着翻滚的白云,在手机的记事本上写:世界在眼前无限的扩大,父母却依然困在那个小县城。婚姻,未来,事业成了困在我身上的枷锁。而我,心无旁骛的只愿意在自己心中的小城中安然成长。小时候,是父母照顾我。可如今,父母已有了初老的症状。母亲喜欢一个人看手机,写文字,顾自着自己的文学世界。父亲喜欢一个人发呆,唠叨。我害怕自己有限的能力无法给父母更安心地交代,更害怕自己无法实现父辈长江后浪推前浪,三十而立的期盼。

  在异国的小楼,我常常开着星星灯,带着对未来的忐忑和憧憬进入梦乡。金色白雪花纷纷而落,像这个冬季无声告别。“我想在每晚睡觉前把你最爱听的童话故事读给你听,当你孤独的时候,我想变成天上的一颗星,安抚你,陪你入睡。”过去的日子在逝去的沙漏里烟消云散了,只是它不像越洋的航班只要闪着金属光芒的翅膀掠过换日线,一切就能回到昨天。

  我喜欢我的姓氏,如向日葵一般温馨的笔画。我欣赏我父母的性格,善良老实真诚不傲慢。我感谢养育我的爷爷奶奶,守护我的天真和乖巧。我想永远有自己的心灵小世界,可以在我自己的心灵小世界里,遐想、学习、习字。午后暖暖的阳光,带着果香的梧桐,百叶窗边摇摆的风铃,《水边的挪威甘菊》映着墨绿的莲叶,绯色的书页筑起精致的帘,从远处静静望去,窗内是明媚的阳光、少女的裙装,还有岁月静好的模样……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和奶奶坐在院子里竹席上纳凉,爷爷泡了一壶凉茶放在旁边的茶几上。弟弟穿越半条东街买来儿时最爱的冰糖葫芦,稚气的拉着我说院里的石榴开花了,我们去摘几个尝尝甜涩吧。远处传来叮铃的单车铃声,好像是妈妈下班归来给我带来了我梦寐以求的十二生肖的故事,爸爸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说今晚想吃妈妈做的鱼。我高昂着头颅说等我长大有出息了,一定要带家人去大城市看看。将近黄昏的古镇,小桥弯弯,流水淙淙,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幕。那些樱花飞过了青灰的屋瓦,蹁跹在火烧般的云彩之中。

  海边起风了,百叶窗透进的光影摇晃,命运的航班从天际响彻,冬尽,春不远。

  2011~2021,十年为期,我们终将重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早读
   第03版:城事
   第04版:城事
   第05版:文化周刊
   第06版:方志
   第07版:浔阳楼
   第08版:家庭
画鸡蛋
日月如移越少年
中年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