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心劲儿

  □ 曹智明

  “心劲儿”是什么?是凝结在人的内心深处,融化在人的血液中的那股力量;是一种积极向上,不屈不挠的追求成功的境界;说白了,就是一种精神支撑。纯属正能量。

  作家简贞在《微晕的树林》一文中说道:“据说,常对身旁的植物说点好话,或以欢愉的心情投以微笑,它便长得茂盛;若天天怒气对待,家里又三天两头摔碟子,哭闹不宁,再好养的植物也会痛不欲生,无缘无故死了。”由此可见,植物也是有心劲儿的;是对环境与人的适应,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呆在和谐的环境里,心劲儿就强,精神状态就好,身体就舒适。反之,没有了心劲儿,就活不下去了。何况是人呢?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心劲儿的解释,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蕴藏在肌体内的爆发力和韧劲儿,是一种物质表现;另一种是精神层面的信念、信仰、毅力、决心、意志力等,是一种精神寄托。二者相互影响,互相作用,并在一定的条件下,会互相转化和互相激励。

  纵观历史,横看现状。凡有心劲儿的人通常能获得美好生活,有心劲儿可以反败为胜,可以变劣势为优势,可以战胜强大的敌人。

  以我为例,道道经历往事。

  三年前的一大早上,我绕着十里河南北两岸的河边小道兜了一圈。不知怎的,总感觉不过瘾,没走到位。一看时间还早,于是趁热打铁,又围绕着九江解放胜利塔周边走了两圈。边走边看手机,微信运动计步器显示出32580步 。

  “哇噻!”破天荒第一次一鼓作气 走了如此多步,真是不觉得……”

  而平日里,我每天平均走步数都在10000余步上下,那天竟走了3倍之多。 根本就没有顾及友人忠言“每天的走步数要适度,否则会损伤骨关节……”当然,纯属心血来潮。无意中挑战了一下自我极限,那天的走步成绩,不仅刷新了我自己的纪录,更是收获了一种信念。走步用的不仅是双腿,更是心劲儿。铆足了心劲儿,心想事竟成,想走多远就能达到体能的极限。诚然,还必须以身体健康作为前提条件。

  上面说到的日行3万余步的“奇迹”,以后,我再也没破过那个纪录。到后来就连一口气连续走上一两万步,些许都会感到吃力费劲了。起初,以为是不是年纪大了,王老五拜年,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细想片刻,恍然大悟,其实是自我感觉。原本自我感觉与身体似乎并无关连。以前的行走,心里想的是走完这一程,再走上一程,加点油不在话下。不就是耽误一点时间,再多走千把步呗,无足轻重。换言之,既无透支健康,还能积蓄能量。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后来又有想法了,走再多有何用?不多走又如何?情急之下,这么一想,马上就会感到人很累了,精神也就瞬间崩溃了,人说懒也就立马懒下来了,不愿再走了。思前想后,得出的结论是心劲儿没了。心劲儿没了,紧接其后身架就跟着散了。反之,心劲儿足事竟成,铁棒都能磨成绣花针……

  说起走路,这话又长了。从部队退役回地方工作的几十年间,从在工厂务工到机关当干部,从步行上班到骑单车上班,再到后来不是驾摩托车就是坐小汽车;从站着摇手柄出产品到坐在办公室里办公。翻天覆地的变化,慢慢地惰性就出来了,因为两条腿没那么辛苦了,所以身体内部的毛病就接踵而来,不是今天腰痛,就是明天腿痛,轮番着来。伤湿止痛膏常年不离身,腰间、背心、腿上像打补丁似的贴满了这玩意。伴随着年纪的增长,老胳膊老腿也不听使唤了,肌体的零部件也不灵光了。吃药、打针、看医生那是常事,还住了几次医院。

  人天生就是个骆驼命,有福不能轻易享。后来医生建议我要加强身体锻炼,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勤快点多走路。医生的话如同“圣旨”,要想身体健康,必须“遵旨从命”,不可“抗旨不遵”。一段时间过后,医嘱显灵了,我感觉到有收获了,无论是精神状况,还是身体态势,都有所进步。尝到甜头后我越发来劲了……

  春闻鸟啼,夏听蝉呜,秋赏红叶,冬碎雪声。一年四季,周而复始,乐此不疲的漫步于十里河南北两岸的河边小道上……

  联想起十来年读书、习作的历程,深感心劲儿无处不在,而且受益匪浅。

  船靠码头车到站。2008年,我终于放下手中“枪”,离岗退休了。无官一身轻,万事皆休。本想歇下来享享清福得了,谁料人是歇下来了,工作的压力也没了,再不用上班了。可脑袋瓜子说什么都停不下来,有事无事都会杂乱离奇的瞎想一通。一贯奉行“五不主义(不抽烟、不喝酒、不饮茶、不打麻将、不跳舞)”的我,将如何过好夕阳下的生活?除了简便易行的健步走我还能干啥?思考良久从多项选择中,我找到答案就只有一个——练习作文。

  平心而论,我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大学学的是理科,又没有天赋。要搞文学创作,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有人也曾有预言,不看好我会出成果,更不用想能出像样的文学作品。可事后我硬就是全靠着心劲儿的支撑,将不可能演变成可能。俗话说,入门既不难,深造也是能办得到的。退休赋闲在家后,我有150余篇文稿发表于市、省、国家级报刊。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完全自费出版了两本近60余万字的散文集《留情的岁月》和《岁月随笔》,第三册《岁月拾穗》正在编辑之中。

  爱上文字的这些年,大部分时间我都呆在家里。每天勤奋读书,埋头习作,虚心请教,持之以恒。因为长时间埋头作业,一次,颈椎病犯了,住院多日,左手挂瓶输液,右手还不忘爬格子。短短的半个月就有两篇文稿《作文成瘾》《隔代亲》刊登在《浔阳晚报》,文友戏称我为“高产作者”。其实,我言不敢当,权系文友高抬了。那阵子,写作入迷,用废寝忘食来形容也并不为过,总之,因为写作忘了吃饭,忘了睡觉几乎成了常态。九旬老母亲知道后,经常半夜“查岗”,多次来电,善言“警告”。我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有时发急了,我还会跟老太太撒撒娇,强词夺理一番:“恩妈,您不是一向都支持我写作吗?怎么这会儿说话不算数啦?”“支持归支持,我不是要你玩命地写。不吃饭,不睡眠,那有好身体?没有好身体,你拿什么写呀……”老母亲慈祥而心痛的话语浸润了我的心扉。

  庚子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突来,市民响应政府号召“少出门,尽量不出门”,此话正合我意,封闭在户内独自空间的那几个月,满满地收获了锻炼、家务、读书、写作四大成果,《疫情时期的那份感动》和《古稀庚子年春天》先后见诸报端。

  话不离主题,言归正卷。共同的心劲儿,也让我在每天健步行走的路上,结识了不少走步的“良师路友”。其中有三人,与我的经历相似,都曾在昔日的大型国企金工车间工作过,说具体一点,都是摇过手柄的车床工,算是同行工友。先说说80岁的新建籍同乡——洪都机械厂退休的唐兄,堂堂一位造飞机的,共和国工人阶级的一员,现今央企职工,在厂里享有宽敞的福利住房,不念省城,却选择了四线城市——有名山名江名湖的浔阳古城九江安家定居。图个啥?不就是相中了九江的人杰地灵的人文宜住环境。他告诉我,一顿饭,两顿饭可以不吃,但要我一天不出来走路绝对不行。别看他个子小,可走起路来大步流星精神抖擞的,一双厚实的老手还是那么有劲。再说说82岁的王师傅,他是九江国棉二厂退休的, 自五十几岁退休后,风雨无阻,近三十年里,每天都要沿着十里河走步近两个来小时,用他的话说,“我现在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不做,二不休,坚持到最后……”此话当真,令我敬佩不已。让我感动的还有一位,就是小我4岁的夏老弟,健步走的资历也比我要老,他十分坦诚地告诉我,四十几岁时,下海北漂进京,做了好些年生意,钱没攒多少,“富贵病”却早上了身。“三高”少不了,腰腿也不听使唤了,没法子,只得全身而退,离京返浔。这十多年,他遵从医嘱,该吃的药必吃,该走的路必走,走着走着慢慢地精气神也就起来了,“富贵病”也悄悄地告辞了,“三高”的帽子也摘掉了。

  无巧不成书。有意思的是,四个老哥儿,四个姓氏组合,竟成了“夏唐王朝(曹)”。

  看来,我们这些人都是有精彩走路故事的好哥们。

  共同的兴趣——走路。每天必须达到自定目标步数,每次必须完成自选动作(快、慢结合,均衡给力),视走路为不领薪水的工作。没完没了地走哇,走哇……

  春、秋行走,可谓尽享大自然的美滋美味;盛夏酷暑里行走,上烤下蒸,考验的是意志,数九严寒中行走,磨炼的是刚强,用八个字表述:“苦不堪言,累有所值。”

  共同的追求——健康。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

  共同的心劲儿,让我们走到一起。现如今我们都成了没有不良嗜好,乐退一族里健步行中的模范生,心(静)勤(动)走路的老男人 。

  缘分让我们相识,爱好让我们结伴同行,岁月让我们走过春夏秋冬,时光催我们慢慢变老,无论今后多少年,我们都想说,心劲儿始终支撑着我们坚持前行。

  我赞美心劲儿,是它给予了我战胜困难的信念;是它提升了我越战越勇的胆量;是它搭建了我胜利到达彼岸的桥梁。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第01版:头版
   第02版:关注
   第03版:关注
   第04版:城事
   第05版:文化周刊
   第06版:方志
   第07版:浔阳楼
   第08版:家庭
心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