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记忆中的四场大雪

  □ 刘力

  早晨起来,推开窗门,外面已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雪花,似温柔的天使,在空中翩翩起舞,轻盈而美丽。生长于江南,近些年来这么大的雪花实属罕见。

  披着漫天的雪花,伴着匆匆的人群,便忆起关于雪的许多往事。走进办公室,打开手机翻看朋友圈,屏中已是雪花一片,那些雪儿相伴的花草树木,那些披雪含笑的湖亭美景,还有长辈带着孩童堆起的雪人,把我拉回到遥远的过去。

  最初记忆中的大雪已经过了半个世纪,却永远那么透亮。那时还刚上小学,父母下放在赣南的一个小村庄,因为上学要翻坡,父母破天荒让我别上学,便躺在温暖的棉被中。

  在那个大雪之夜,我首次听到了“瑞雪兆丰年”,父亲说,下雪等于给地松了次土,虫害消失于严寒,来年一定会有好收成。站在村头的田边遥望竹林,雪在竹林洋洋洒洒,犹如落入人间的白色精灵,眼中那幅雪景图印刻在脑海中有半个世纪,我与伙伴们在雪地里追赶,蹦蹦跳跳,背后丢下了一串充满童真的笑声,那笑声至今还很清晰。

  那以后再没见过那么大的雪,后来读到伟人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心飞北国,真想领略如此多娇的江山,如此诱人的雪飘。南方,尤其是赣南,大雪甚是罕见。

  第二场大雪距今已经32年了,我的儿子也已32岁。那场大雪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

  儿子呱呱落地,迎来一场暴雪。医院与家隔着一座桥,便申请了一辆公车,载着妻儿出院返家;车如蜗牛般前进,终于停在了桥中央。无奈之下,顶着凛冽寒风推车,心中只念莫让车内的孩子受到委屈。平常20分钟的车程开了两小时,待到家时,近乎僵直的双脚在火盆前近两小时才慢慢复苏,看着窗外漫天飞雪,看着襁褓中的儿子甜甜的笑,满含甜蜜的我又投进了洗尿布烤尿布的循环中,所有的辛苦全部飘到了九霄云外。

  后来给儿子说起这一幕,他呆呆地看着我,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因为他从没见过大雪,自然有点茫然。

  10年之后,我遇到了第三场大雪,那时的我已是新闻管理人员,与记者一起在城内穿梭。

  交通要道、单位小区,处处是铲雪铺路的人们,全然不顾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呵着气默默地忙碌着,有位花甲大叔也在队中,他说,为了别人少摔跤,好走路,苦点累点,值得!那种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也一直在鼓励着我,之后的日子便添了份勇往直前的勇气,多了份助人为乐的友善。

  又到了10年前推车护儿的桥上,岁月悠悠,桥名还是“八一”,旧桥已是记忆,原地竖起了新的八一大桥。桥面的雪早被交管、城管撒盐清理,铺上了草垫,沿桥慢慢前行,我似乎在领略社会的进步带来的喜气。雪下了好几天,便又投入到志愿服务的队伍中,看着大雪中行进的车辆和乐在其中的人群,心中享受着春天般的惬意。

  今天的大雪距上次又过了20年,我已迈进了花甲,孩子已在远方辛勤工作,坐在温暖的办公室,看着如雪花飘来的慰问,心里感到无限甜蜜。我知道,楼外肯定是熟悉的场景,队队人马护卫着这座城市,给市民带来便利和安心。

  雪仍下着,像珍珠,晶莹剔透,如鹅毛,纷纷扬扬,人们以各种优美之词颂雪,我却如饮一坛老酒,固执地写着雪中的往事,期待着雪停的那一刻,万道金光照射在茫茫的雪地上,给人以无限想象无限憧憬。

  雪花飘飘年来到,又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景象。这一刻,我更加爱上了雪,喜欢静静地看着雪,看雪花悄然落下,听雪花微弱的声音,静静地回首往事,顿生欢喜与幸福。

  四场大雪,让我品味人生。我记忆中江南的第五场大雪何时降临?那时我可能已步入老人行列,却依然会倚着她的妖娆,拾掇美好的时空岁月,稳稳地轻轻地度好人生的每一步。看吧,树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有的小树已经压弯了腰,只有几株松树仍然顽强地挺着身子。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春节特刊·出行
   第03版:春节特刊·活动
   第04版:春节特刊·年俗
   第05版:春节特刊·旅游
   第06版:春节特刊·影视
   第07版:春节特刊·专版
   第08版:春节特刊·年画
   第09版:文化周刊
   第10版:浔阳楼
   第11版:小说
   第12版:彭泽县文学专辑
   第14版:方志
   第15版:随笔
   第16版:书架
记忆中的四场大雪
寻得腊梅一寸香
大寒围炉永和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