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得腊梅一寸香

  □ 姜燕

  腊月的一个周末,想到小区附近一座以梅花著称的公园里,此刻一定有腊梅在凌寒独自开,一念至此,腊梅沁人心脾的清香仿佛已扑面而来。我在家再也待不住了,走,寻梅去!

  进了公园大门,我先沿着右边的路一边走一边找,穿过一小片伸着枯枝挺立在寒风中的水杉树林,又经过一片枝头紧裹着小小花苞的梅花林,再走过公园长长的回廊,却没有看到腊梅的影子。腊梅到底在哪里呢?难道它是在和我捉迷藏,还是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等着我寻到它,准备给我一场盛大的欢喜?我心想:公园这么大,这座以梅花著称的公园是绝对不可能没有腊梅的,顺着右边的路走一圈,如果没有,我再到左边找找去。

  冬日的阳光柔和地照着,我放慢脚步,在园内的小道上缓缓而行,目光扫过树林,越过池塘,寻找着心心念念的腊梅。一阵微风吹来,空气里似乎飘来了一缕幽香,我顿时兴奋了起来,腊梅肯定离我很近了,我加快脚步循着香味向前跑了过去,风儿吹散了我的围巾,吹乱了我的长发,也顾不上整理,只顾着奔向那飘着清香的地方去。

  啊,看到了,不远处一树一树的腊梅在一座古色古香的亭子旁迎风而立,满树的花朵开成了冬天里独特的风景。我雀跃着跑到树下,终于寻到腊梅的喜悦,让我不由对着几株腊梅转了一圈又一圈。眼前的腊梅有的含苞待放,鼓鼓囊囊的花苞如一滴滴圆润的清露;有的半开半掩,如害羞的美人;还有的正怒放在枝头,小巧的花瓣如玉般玲珑别致。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下,一枝枝明黄的腊梅显得那么娇媚,果然应了那句“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靠近花枝,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腊梅独有的香味,细腻绵长地萦绕鼻尖心间,如相思般一寸一寸地将我包裹缠绕,一寸一寸地蚀骨销魂,醉了我这寻梅之人,染香了我这颗俗世中被风霜侵染的心。

  诗人孟浩然曾经骑驴去鹿门山寻梅,从早走到晚,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也不肯回去还要继续找。他的驴累坏了,前蹄打滑跌倒,将孟浩然摔了出去。孟浩然沮丧地扶着一棵小树站了起来,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因为他扶着的那棵树枝丫间缀满了鲜艳的花朵,正是他苦苦追寻的梅花。皑皑白雪映照寒梅,看得孟浩然忘记了寻梅的辛苦,后来写下了很多有关梅花的名句,如“闻说梅花早,何如北地春”又如“梅花残腊月,柳色半春天”等。

  古人踏雪寻梅乃是雅事,今人忙忙碌碌如我,为了生活不断奔波,很少能有停下来歇息的时刻,今日一时兴起寒风中寻梅,心中怡然大乐,徘徊树下久久不舍离去。或许我们都应该在忙碌的生活之外,偶尔偷得浮生半日闲,寻一寻心中那方诗意芳香的所在。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春节特刊·出行
   第03版:春节特刊·活动
   第04版:春节特刊·年俗
   第05版:春节特刊·旅游
   第06版:春节特刊·影视
   第07版:春节特刊·专版
   第08版:春节特刊·年画
   第09版:文化周刊
   第10版:浔阳楼
   第11版:小说
   第12版:彭泽县文学专辑
   第14版:方志
   第15版:随笔
   第16版:书架
记忆中的四场大雪
寻得腊梅一寸香
大寒围炉永和堂